(SeaPRwire) –   一座位於南非的水族館,由於一場罕見且強大的風暴導致超過500隻嬰兒海龜被沖上海灘,並由民眾所救,因此水族館的容量已超出負荷。

這些小海龜大多數是瀕危的長頸海龜,本應在海洋中遊蕩。然而,它們將在未來幾個月中,在新建的塑料水箱裡度過生命的第一個階段,水箱位於開普敦的兩大洋水族館的海龜保育中心。水族館正在復原大約400隻因病傷而被送來的約530隻海龜,其他的則送到其他兩座水族館,以分擔負荷。

海龜一出生就必須自行奮鬥,從海灘爬到海洋。

在南非,長頸海龜在距開普敦很遠的東北海岸產卵。這些海龜可能被印度洋的暖流帶到南非最南端,然後被吹到開普敦附近的寒冷大西洋海域。

這在當地算是常見的情況,海龜保育中心的負責人塔麗莎·諾布爾-特魯爾如是說。她負責治療新來的海龜。

但最近襲擊開普敦地區的強風暴,導致數百隻嬰兒海龜需要救助,這種情況並不常見。

保育中心通常在產卵季後的三到四個月內,只接收幾隻或最多100隻擱淺的幼年海龜。其正常容量為150隻海龜。

“過去我們從未見過在兩週內收到超過500隻海龜,但最近就是這樣。”諾布爾-特魯爾說,”我原本的預算計畫全都泡湯了。”

她估計,每隻海龜恢復健康後放生回印度洋需要花費500美元。水族館動用了大量志願者協助全職人員照料它們。

海龜根據病情嚴重程度分級,有些因傷病、營養不良或感染需要密集治療。每隻海龜的殼上都標有編號以識別。

雖然這場風暴對海龜影響巨大,海龜對極端天氣和氣候變遷很脆弱,但它也讓諾布爾-特魯爾等保育人員深入了解另一個日益常見的危險。

許多海龜到達水族館後,體內的小塊塑料隨糞便排出。諾布爾-特魯爾收集了一天內的塑料碎片樣本,有些大小如指甲。

通常情況下,保育小組不會在這麼短時間內看到這麼多塑料污染證據。

“海龜幾乎整生都在海洋度過,只有出生和產卵時回到海岸。因此,它們是『海洋指標』。”諾布爾-特魯爾說,”海洋中到處飄浮著小塊軟塑料和硬塑料碎片,海龜都在吃進去。所以,我們收集和記錄這些數據非常重要。因為這些海龜正用最強烈的方式告訴我們,我們的海洋對海龜來說並不安全。”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