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PRwire) –   在過去一年裡,五位體格健壯、學術成就卓著的男女通過了各種考驗,他們曾在轉體機內被高速旋轉,在水下停留數小時,曾短暫缺氧,在雪地露營,並學習生理學、解剖學、天文學、氣象學、機器人技術和俄語等。

週一,這五位歐洲人和一位澳洲人完成基礎訓練,獲得了新的頭銜:太空人。

在德國科隆舉行的一場儀式上,歐洲太空總署(ESA)將五位新成員加入其太空人隊伍,使總數達到11人。他們有資格參與未來月球任務。

ESA已與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協商,獲得未來阿爾忒彌斯月球任務中的三個名額,不過這三個名額可能會優先分配給資深太空人。ESA還將提供奧賴恩號載人飛船的服務艙。ESA依賴NASA和其他機構將其太空人送入太空。

這只是ESA成立以來的第四個太空人隊伍,自1978年以來,當局從22500多名申請人中挑選,成員資格尤為難得。另外十二人被選為後備隊員,但他們沒有接受基礎訓練。不出所料,五位新成員的履歷上布滿高級科學和醫學學位,軍事訓練經歷,駕駛飛機、直升機、滑翔機和氣球的經驗,以及航海、潛水、徒步、跳傘、騎行、帆船和皮艇等「業餘」活動。

阿施巴赫主任表示,這五人組成了一支「非常出色」的團隊,團隊之間沒有個人競爭。「我告訴他們,其中一人將首先飛入太空,另一人將最後飛入太空。他們當然接受了這一事實,但內心深處是真誠相信,團隊精神非常突出。」

直升機試飛員索菲·阿德諾特表示,這支團隊「是一支出色的隊伍和出色的團隊」。最令她印象深刻的一幕是在水下太空行走模擬訓練中,教官對她說:「歡迎來到太空。」

「對我來說,這句話令人震撼,我當時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幾年之後,真正進入太空的人將會是我,而不是在水下有安全潛水員保護的情況下進行訓練。」

她回憶道:「當我還是個小女孩,夢想飛入太空時,曾有無數人告訴我,這個夢想永遠也不會實現。你有不切實際的夢想,它永遠不會成真。……聽從自己的心,不要聽那些不相信你的人。」

除阿德諾特外,ESA新成員還包括:

— 巴布羅·阿爾瓦雷斯·費爾南德茲,一位西班牙航空工程師,曾參與羅莎琳德·弗蘭克林號火星車項目,該項目原本是與俄羅斯合作,但在烏克蘭遭入侵後暫停;

— 羅斯瑪麗·庫根,一位英國天文學家,曾研究黑洞的輻射發射;

— 拉斐爾·利若瓦,一位比利時生物醫學工程師和神經科學家,曾研究神經系統退行性疾病,同時也駕駛熱氣球和滑翔機;

— 馬爾科·阿蘭·西伯,一位瑞士急救醫生,曾在瑞士軍隊擔任降落傘兵士官。

澳洲科學家凱薩琳·本內爾-佩格也加入了他們。她的訓練是根據澳洲和ESA之間的合作協議進行的。她仍是澳洲太空局的雇員。澳洲機構需要找到讓她真正進入太空的方法。

他們一年的基礎訓練內容包括準備應對太空惡劣環境。他們在轉體機內體驗多倍於地心引力的力量,在水下使用潛水裝備在太空站模塊模型周圍漂流數小時,模擬零重力狀態下工作。

他們也體驗過缺氧症狀,在低壓室內暫時缺氧。生存訓練內容包括可能在海面迫降後的營救,以及在降落失敗時在雪地等待營救保持溫暖。此外,他們還學習了科學主題知識和太空站各模塊及設備的知識。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

儘管ESA已暫停與俄羅斯合作,除了太空站外,俄語訓練仍是課程的一部分,因為太空站中的一種工作語言就是俄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