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PRwire) –   哈馬斯領導人與伊朗高層在高調的會面中,似乎是為了推廣和讚揚呼籲停火的聯合國決議。

哈馬斯領導人伊斯梅爾·哈尼耶與伊朗外長海珊·阿米爾-阿卜杜拉赫揚在周一的記者會上,兩人都讚揚該決議對以色列的政治和軍事目標構成重大打擊。

“我們正在經歷一個歷史階段和命運性的轉折點,在與猶太復國主義實體的歷史性衝突中。”哈尼耶說,指的是。

哈尼耶還與伊朗最高領導人阿亞圖拉阿里·哈梅內伊會面,討論”與加薩戰爭有關的最新發展以及巴勒斯坦問題的所有變數。”《耶路撒冷郵報》報導。

與此同時,哈梅內伊讚揚”抵抗組織”的”非凡韌性”,《阿拉伯觀察家》根據最高領導人網站發布的內容報導。這是哈尼耶自10月7日襲擊以色列以來第二次訪問伊朗領導人。

美國決定允許動議通過。以色列官員因此次投票取消了前往華盛頓特區的高層代表團,國務院發言人馬修·米勒稱此舉”令人驚訝且不幸”。

但是,以色列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明確表示,他認為棄權對其國家的立場和消滅哈馬斯以及獲取所有人質的努力都造成損害。

“這次棄權損害了戰爭努力和釋放人質的努力,因為它給了哈馬斯希望,國際壓力可以允許它們接受不釋放我們人質的停火。”

前美國駐以色列大使大衛·弗里德曼告訴數字, “我認為美國錯誤地批評以色列,同意一項不譴責哈馬斯也不將停火條件設為釋放人質的聯合國決議,拜登給了哈馬斯巨大的外交勝利。”

與伊朗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SNSC)有密切聯繫的伊朗新聞網Nour News,將聯合國決議稱為哈馬斯的”外交勝利”。伊朗外交部進一步聲稱,以色列對決議通過的憤怒表明,”它在戰場和國際政治舞台上遭受的不可挽回的失敗。”

阿米爾-阿卜杜拉赫揚聲稱,決議證明”即使美國和其夥伴也相信,消滅哈馬斯…是一個幻想和不可能實現的目標。”

伊朗自1980年代哈馬斯成立以來,一直是其強大支持者,常被視為哈馬斯在財政和戰略上的合作夥伴,以至於有人將哈馬斯視為伊朗的代理力量。

初步報導稱,伊朗曾幫助哈馬斯戰鬥人員準備10月7日的襲擊,但進一步調查發現支持證據不足,伊朗在衝突早期也努力與哈馬斯保持距離。

數字的班傑明·溫塞爾為本報導做出貢獻。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